但是
2018-06-29 11:3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欺负我们村民是文盲,不识字哦。李论文说。在他看来,在清溪,村民的很多权利都没有得到尊重。比如村委会已经7年没有选举。而据记者调查,自从村委会变资管委,这里不再民主选举村主任。新的资管委只设有支书,由工业园任命。大部分资管委支书就是此前的村支书。

陈支书沉默良久后说,这不光是我们一个村。

另外,清溪村出2万块有特殊原因。有次巡逻到了他们村,车子动力烧坏了,村委会可能觉得不好意思,就多出了一点。他说。

他还介绍,村委会的赞助费交到他手上后,他再转交给园区综治办,也有的村委会是直接交给综治办。不过,他没有向记者提供这种转交的书面账目。

他介绍,他们仅仅是记账,不负责管理或监督。他们的另一个牌子是农村审计事务所,属于赫山区农村经济经营管理局下属的、自负盈亏的事业单位。

6月21日,龙岭工业园党工委负责综治办的政法书记李文亮,在赫山分局接受采访。村委会给派出所送赞助费的事,他听园区、村委会的人讲过。他表示,村委会是在自觉自愿的情况下赞助的。这些钱主要用于辅警的工资、交通补贴、晚餐补助。这些钱是派出所使用,综治办对使用进行监管。

去年村委会赞助派出所2万块,你知道吗?记者问。

农经局办公室负责人对记者的到来表示惊讶,这不只是他们(龙岭工业园)这里,也不只是我们赫山,我们益阳,全国都有,这是普遍现象。这个赞助不对,但派出所确实做了事,主要是治安方面。

匡右民强调,他们并非没有看到原来村委会账目中的不正常,但我们也没法。村里要办事,为了他们的安全,他们需要这些费用。只要他们手续上齐全、钱有去向,经过他们村民主理财小组同意的,我们就报。

过年前几天的一个上午,我和支书一起去派出所。所长好像不在,接待我们的那个警察在办案,挺忙的。我们过去把红包给他,他说了一些客套话,不要这么客气啊。只说几句话,我们就走了。

曹超明还介绍,村里的李(造祥)会计搞了很多年了,账一般都没问题。曹超明是一名砌匠,经常在外包揽房屋修筑。对于赞助派出所是否妥当,他说,现在不好讲,毕竟他出了勤。

李论文和李放华心里发堵,他们把4张明细单撕下。

6月19日,记者看到这4张明细单。其中两张的抬头还把清溪资管委写成了清漆资管委,表格栏头的支出金额写成了收入金额。

严格来讲,作为离益阳主城区7公里的城郊村,清溪村已经不叫村。龙岭工业园实行村改社区后,清溪村与光明村合并为春嘉路社区。原清溪村村委会改成清溪资产管理委员会(简称清溪资管委),原清溪村支书任资管委支书。

6月20日上午,所长徐复生不在所里。下午,他约记者在赫山分局见面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据陈支书介绍,清溪村的低保户是整个龙岭工业园最多的,达200人。

采访时,正好遇到龙岭工业园几个资管委(村)的会计过来报账。

村民不解:村委会为什么要去赞助派出所?

村级财务条件好的,就出了几个钱,少的就给了一点油票,徐复生强调,村委会给的赞助费用于辅警的开支。孙卫球介绍,警力不足的地方,由当地政府出资,公安局负责招人,辅警协助警察工作,主要是夜间巡逻,解决当地治安需求。

好像有这么个事。曹答。为什么要赞助派出所?

龙岭派出所,在靠近益阳城区的龙岭工业园大楼里办公。益阳市公安局赫山分局副局长孙卫球介绍,这是一个无房所派出所没有自己的房子,使用的是园区的房子,相对于别的所,它对地区的依赖更多。

不是很清楚。李文亮说。

不清楚,我只有小学文化,跨过这个门槛就搞不清了。

看到招待费241579元,李论文拿出计算器一算,一年365天每天都在吃喝,平均每天都要吃660块。

会计:每个村都这样

清溪村共有400多户人口,拆迁了七八十户,还有200多户需要拆迁。

村务监督委员会负责人、村民主理财小组组长李尚斌是一名村医,他代表4名组员在公开的财务支出明细上签字。对于赞助费一事,他答,晓得这样不合适。但是,仍然要签字,因为钱已经花了,肯定要签字不。

这与村会计李造祥被问到时的回答相似,每个村都是这样的。

村民:为何要赞助派出所2万

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会计介绍,他们村收入不多,村集体有些房屋出租的收入。另外就是去年城中村创卫成功,有几十万元奖励。赞助派出所的钱,他跟三个理财小组成员在报账时讲了,有时不理解,但解释一下还是讲得清。

6月20日晚,突降暴雨,大风把清溪村的电线刮断,村庄陷入一片黑暗。晚上8点,清溪村沙子岭组组长曹超明打着赤膊,站在屋前闷热的夜空中纳凉。作为组长,他同时也是村民主理财小组成员。这个民主理财小组一共4名成员,由村干部和村小组长推选产生。

记者从龙岭工业园多个村的村级财务报表中看到,赞助派出所工作经费的事,不只发生在2012年这一年,也不仅仅发生在清溪村一个村。

赫山区村(社区)财务委托代理中心负责人匡右民也证实,一些村庄赞助派出所,用于加油、修理。至于赞助金额,不是每个村都有规定。

监督方:钱都花了,肯定要签字

从益阳主城区到原清溪村有新修的几十米宽的公路,村子在主路旁边的一条小岔路拐入。陈支书家位于村口不远的地方,他开有一家包装公司,平时较少在家。

对于原清溪村财务的问题。他声明,现在村归园区管,城郊村的财务归区里的农村经济经营管理局管,由区农经局严格把关。村干部手里没有一分钱,村干部要花钱是自己记账,经村民主理财小组审核后再去经管局报账。

徐介绍,龙岭工业园税收4个多亿,有几十家企业,但派出所只有10个民警,人手少。去年,所里跟工业园主要领导反映,招了5个辅警。

李论文说,很多村民议论,有这么多低保户,还有钱去赞助派出所?

派出所:赞助费转交给了综治办

那么,这两年派出所一共收了多少赞助费?

6月20日,一村民站在清溪资管委的财务公开栏旁。这里公布的2012年度村级财务明细,无意中透露出一个未曾公开的秘密。图/记者谭君

其中,天子坟资管委的财务明细显示,2011年的其他支出大类中有一条凭证号为0029的支出,销方:派出所,金额:10000元。

对于赞助派出所,他的解释是,村子里有工程施工,个别老百姓有些无理要求,我们不能因为解决了他的问题,而产生另一个问题。一般情况下我们自己处理,做不了的就请他们(派出所民警)过来,帮我们老百姓做好工作。总之,一个项目的开发,离不开公安部门的配合和支持。所以,一年到头,给他报销一点油费。我们村离派出所距离较远,他们往返一次要个把小时,还要转来转去。

关于赞助费的问题,陈支书说,他记得是8万块。给社区赞助了6万,给派出所赞助了2万。账上列的9万可能是搞错了。

去年3月,清溪村和光明村合并成春嘉路社区,计划生育、治安等都归社区管。和拆迁一样,凑钱是天下第一难事,他说,社区分担了村委会的职能,所以赞助社区没有什么,我们的赞助应该跟光明村一样,先拿了3万,年底又给了3万,共6万。

另一个资管委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会计介绍,给派出所送赞助,不是一年两年的事。大村、正在搞建设的村赞助多一点,小村、拆迁快搞完了的村就少些。这个只是土话喊赞助费,应该说是工作经费。他向记者描述了去年给派出所送赞助的一幕。

其实我们也不想去,也怕清账时村民说什么,这位会计说,但别的村都是这样。

徐复生说,村委会的钱本来是赞助用于辅警,但村级公开就写成了赞助派出所,辅警只是归派出所领导,其实是综治办的人,但在老百姓心中,综治办的事就是派出所的事。

2013年4月2日,清溪资管委公布了2012年度支出明细。公开后,村民们私下议论,招待费20几万,赞助费9万,钱怎么是这么花的?38岁的村民李论文留了个心。6月12日,他和同村的李放华去村公告栏溜达,果然看到了4张盖有清溪资管委公章的财务明细单。

支书:给派出所报销一点油费

在2012年福利费、困难补贴明细表中,他们看到赞助派出所工作经费20000就位于第12项,时间是2012年2月6日,经办人为村会计李造祥。整个表格的支出总金额是35930元。表格下面还有村财务审批人陈支书,村务监督委员会负责人、村民主理财小组组长李尚斌的签字。

李论文说,村上的很多事,都是村干部说了算,赞助派出所经费则正好可以解释难怪每次村里有什么事,支书自己不出面,一个电话就可以把警察叫来。

近日,有村民发现,在益阳赫山区龙岭工业园清溪村村委会公布的2012年财务明细中,其他支出包括招待费24万、赞助费9万,另一个表格中则单列赞助派出所工作经费2万元。

但是,作为一个村,去给派出所报销油费,是否不妥呢?

6月19日、20日,记者来到赫山区农经局,该局下辖的二级事业单位村(社区)财务委托代理中心,负责这个区的城郊村共19个单位的财务代理。

徐复生说,辅警的工资等主要是工业园出,但资金方面不充分,比如晚上辅警巡逻要吃碗面,在饮食店挂账,年底有了钱才去结账。派出所管理辅警也很辛苦,要经常查岗,为了鼓励他们抓小偷,每次行动至少要交2000元给他们。

在他看来,清溪村的财务条件更好。因为清溪村正在搞拆迁,收入比较多,赞助派出所也就比较多。

村民主理财小组是如何签字通过这一赞助的呢?

本报记者 谭君 益阳报道

陈支书介绍,招待费比较多,主要是村里正在搞开发建设。现在拆一栋房子比登天还难。我们苦口婆心和老百姓解释,一栋房屋拆迁要个把月时间,相关人员要往返十多次。拆迁办的人在这工作一天,饭肯定要吃,只要进入拆迁,天天如此。他觉得这完全在情理之中,我们拆下一栋房子,有运动员进个球那么高兴,一起吃餐饭是难免的。

根据这位会计的说法,他们是以打红包的形式给的钱,也就不存在问派出所要收据或发票。最后,这个5000元的赞助费,他们以招待费的名义自己找发票报了。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hong100.com.cn 版权所有